广西田园扶建182支专业打药队

首页

2018-10-09

近年,公众对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愈加关注,关注度最高的除了重金属污染,就是农产品中农药残留超标问题。

农药过度或不安全使用,主要由两个原因导致。 一是长期以来,我国农产品主要由分散的家庭生产、提供,生产规模小、专业化程度低,从事农业生产的多为“386061部队”(妇女、大龄和留守儿童)。

他们普遍欠缺预防为主、综合防治理念,对农产品适用农药、安全间隔期缺乏概念,导致农药滥用、错用、多用,严重影响农产品质量安全水平。

二是零售商为谋取利益最大化,给大部分不懂得农药知识和技术的农户开大处方,推荐过量用药,如此行业痼疾,也导致农药过量使用。 基于上述认识,广西田园生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田园”)积极创新农药减量及科学使用的新机制,2014年以来动员、发展、扶持农药经销商、零售商成立专业化打药队。

让种粮大户省工省时省药2014年4月,广西田园在江西进贤县二塘乡试点,与农药零售商邬细佰合作组建无人机打药队。 当年,打药队完成了万亩次的作业面积,施药效果得到了用户好评。 9月27日无人机施药测产会上,种粮大户余式真激动地说:“今年我600亩水稻交给无人机打药队太对了,以前每次打药请5人要6天才能打完,每季打4次药需要我24天在田里监督,今年打药队共用了4天就完成了整季的打药工作,不仅节省时间,而且病虫害防治及时、防效好。

”现场测产的结果是,余式真600亩水稻每亩平均产量达1,450斤,以往的最高产量达1,320斤,平均增产%,600亩水稻增收约10万元。

邬细佰介绍说,2014年打药队共与10位种粮大户合作完成万亩次作业,大户种植面积最大的有1,300亩。 水稻收割后,他们对产量都很满意,以前大户担心病虫危害,每季水稻要打5次药,今年打药队只用了4次就达到了非常理想的防治效果,减少农药用量20%,而且防治效果比农户自防要好很多。 让大处方失去内在驱动力在2014年的探索基础之上,2015年1月,广西田园扶持组建专业化打药队正式立项,对愿意成立打药队的农药经销商、零售商,廉价租借无人直升机等高效施药设备,提供符合生产绿色农产品标准的超低容量农药,免费对经销商和零售商选派的植保作业操控手提供技术培训和安全用药培训。

打药队雇用专业人员开处方和施药,可以大幅度减少农药的错用和滥用。 同时,公司鼓励打药队承包农户的病虫害防治用药和作业,按照防治病虫害种类和次数收费,这样就形成了打药队为降低成本,在防效达标的情况下尽量减少农药用量的内在机制,大处方则失去了内在驱动力。

同时,广西田园鼓励打药队使用大包装农药,并多次重复利用包装,大幅度削减废弃农药包装对农田的污染。 2015年2月,广西田园“花万元,可租3驾无人机自建打药队”的招商书发布网络后,引起国内农资渠道商热烈响应,短期内报名人数超过300人。

合作伙伴每年只需万元租金,就可以租用包括“2台电动单旋翼施药机,每台作业能力350亩次/天;1台八旋翼施药机,每台作业能力100亩次/天;2台6喷头低容量电动喷雾器,每台水田作业能力40亩次/天,总价值得38万元”的高端作业机组,使用该机组可确保每年完成12,000亩次以上作业面积(目前已在江西证实可作业20,000亩次以上),打药队年实现12万元以上的净利润。

让“田园样板”在各地产生效益河南、河北、山东的12位农资渠道商率先与广西田园签订了合作协议,正式组建打药队。 在2015年4月的小麦“一喷三防”中,共完成了6万多亩次的作业面积。

河南唐河县张甲庚打药队在一个月内完成了万亩次的小麦“一喷三防”,在当地造成很大反响,打药队的直接营业额达18万元。

张甲庚说,他对打药队的前景充满信心,预计后期打药队将在水稻、玉米病虫害的防治上发挥很大作用。

在南方产稻区,江西鄱阳县林正华第一位报名并签订协议组建打药队。 鄱阳县是种粮大县,有100多万亩的水稻生产面积,而且土地流转度较高,100亩以上的大户比比皆是,但因农村人口老龄化严重,种粮大户请人打药非常困难。 早在2013年,林正华就有购买无人机的想法,考虑到成本太高而且无人机技术性能尚不稳定等因素就放弃了。 收到广西田园招商信息后,他第一时间就签订了合作协议,经过仔细掂量,林正华觉得这种合作方式风险很小。

截至2015年4月,广西田园共完成了182支打药队的组建工作,预计全年将完成200万亩次的作业面积,估算在保证作物病虫害防治效果的情况下,能节省农药制剂用量20吨。

组建打药队是个利国、利民的工程,广西田园寄望通过发展扶持打药队,来实现科学用药,并切断大处方的驱动因素,为农药减量和科学使用探索一条治本之路。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