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要保管母亲安葬证 父子为争证“打”上法庭 丹姐

首页

2018-10-17

  而翟老先生却认为,安葬证书持有的顺序应依照近亲属关系先后顺序。

自己作为丈夫,妻子故去后,应当优先持有安葬证书。

  法庭上对面相坐的原被告一看长相就知道是父子俩,可说出的话却透着浓重的火药味儿。

双方不以父亲儿子称呼对方,而是用原告、被告、你、他来代称,对事实的陈述也大相径庭,甚至连墓地是单穴还是双穴,父子俩都争执半天。   翟先生说,他和父亲住在一起,自己办完了母亲的安葬手续,安葬证就被父亲偷偷拿走了。 那是你给我的,我偷它干吗!翟老先生立即反驳。

  按照翟老先生的说法,妻子去世后,儿女共同处理了后事,女儿也出了钱,不能说都是翟先生一个人出的,他出的钱只能算垫付。

自己后来将亲戚给的25000元礼金给了儿子作为买墓地的钱。   随即,翟老先生拿出一张礼金清单来作为证据。

儿子翟先生看了一眼,不屑一顾地说:我没见过这东西,我也没收到过钱。

这是什么啊,拿这么张纸就说给我钱了,这要说给了我20万呢?说给我钱了就拿出证据来。

  法庭上的唇枪舌剑完全是父子间矛盾的缩影。

翟老先生向法庭提交几个手机短信说:他发短信骂我,咒我被车撞死,睡觉睡死!没错,这是我发的,翟先生承认得也爽快,他向法官解释:他先骂我,所以我也骂他了。 但是这与本案无关,他可以再起诉我去!  在法庭上,翟老先生说,这场安葬证之争其实另有隐情。 我含辛茹苦将他养大,他没给过我任何赡养费。 住在我承租的房子里数年之久,日常水电费等开销都是我交的钱。

妻子去世后,为防止财产流落他人之手,多次对我辱骂和骚扰,让我有家不能回。 我起诉他搬离我的房屋,案子也经过了法院判决。 败诉后他就起诉我要安葬证,其实就是报复。 目的是让我百年之后不能与妻子合葬!  我没要过他的钱,从小到大养我的就是我妈,都是我妈给我花的钱。 翟先生的话里透着怨气,但他并不承认报复之说。 法官问他,翟老先生保管安葬证对他有什么影响?翟先生想了想说:影响不大。 紧接着他又提高了音调强调:但钱是我花的,是我给我妈买的,不是给他买的,所以我得要回来,我留作纪念。 我凭什么给他买啊!  法官询问双方能不能调解,翟先生立即拒绝。

两个妹妹本来打算再出一些钱给翟先生,让他放弃安葬证书,就此了断此事,但父亲也没有同意。

  此案没有当庭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