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美国去年冬季流感死亡人数达十余年之最(5)

首页

2018-10-04

【延伸阅读】科学家加紧研发“超级流感疫苗”:一次接种或可终身免疫据美联社1月17日报道,那次流感当时席卷全球,导致数千万人死亡。

人们没有办法预测多变流感病毒中的哪一种会引发另一次大规模流感疫情,也无法预测疫情会有多严重。

但研究人员希望,他们最终将接近一个目标研发出更强有力的流感疫苗,以加强人们所急需的针对普通冬季流感的防护,同时防范未来的大规模流感。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安东尼·福西博士说:我们必须做得更好,更好指的是研发一种通用流感疫苗。

这种疫苗能够防范几乎所有或大多数种类的流感。

报道称,全国各地的实验室正在寻找一种超级疫苗,有了这种疫苗,人们不再需要每年秋天进行接种,而是每五年或十年接种一次,或者最终可能令童年的免疫接种效果持续一生。

福西正将通用流感疫苗定为国家卫生研究院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的首要任务。

去年夏天,他召集了150多个知名研究人员来确定一个路线图。

一些研发尝试正进入第一阶段人体安全测试。

不过,这项任务很难完成。

尽管有100多年来的科学研究,但流感病毒经常击败我们最好的防御手段,因为它们不断发生变异。

报道称,新策略包括:研究人员正在仔细分析流感病毒蒙骗免疫系统时使用的伪装,他们发现了一些在不同年份和不同流感种类中保持不变的稀有目标。 加利福尼亚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知名流感生物学家伊恩·威尔逊说:在了解我们如何能够更好地保护自身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 现在我们必须将其付诸实施。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杰弗里·陶本伯格博士将1918年那次流感称作所有大规模流感之母。 到1919年冬天,这种病毒已经感染了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造成至少5000万人死亡,其中包括万名美国人。 相比之下,40年来,因艾滋病病毒而死亡的人数为3500万。

此后又发生了三次大规模流感疫情,分别是在1957年、1968年和2009年。 这几次疫情传播广泛,但死亡人数要少得多。

陶本伯格的研究展示了流感族谱,后来的每次大规模流感疫情都是禽类或猪携带的流感病毒与1918年的流感基因相混合的结果。 国家卫生研究院疫苗研究中心副主任巴尼·格雷厄姆博士说:这条100年来有关病毒如何适应我们以及我们如何适应新病毒的时间轴告诉我们,我们不能一直依据旧信息来设计疫苗。 报道称,研究新疫苗的努力开始于流感病毒表面覆盖的两种蛋白质,即血凝素(H)和神经氨酸酶(N)。

H让流感病毒能够粘附在呼吸道细胞上并感染这些细胞。 此后,N帮助病毒传播。

它们还构成甲型流感病毒的名称,甲型流感是最危险的流感家族。 血凝素有18种,神经氨酸酶有11种,它们有很多可能的组合方式。 致命的1918年流感病毒与H1N1关系密切,更温和的H1N1病毒如今仍在传播。 今年冬天,带来最多困扰的是H3N2病毒,它源自1968年那次大规模流感疫情。

科学家们现在认为,依据自身的流感病史,人们会对疫苗接种作出不同的反应。

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免疫学家阿德里安·麦克德莫特说:我们可能最善于识别我们遭遇过的第一种流感。 这种观点是,人们的免疫系统会牢牢记住第一种流感,对防范另一种流感的疫苗,它可能不会作出同样好的反应。

福西说,预测下一次大规模流感疫情可能带来什么后果是愚蠢的,我们只需做好准备。

(2018-01-1909:51:51)。